双鸭山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双鸭山资讯,内容覆盖双鸭山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双鸭山。
双鸭山之窗
位置:首页>摄影> 南昌豫章书院拷问差生教育
南昌豫章书院拷问差生教育
时间:2018-01-25 20:12:49 来源:双鸭山之窗 查看:5016 标签:孩子 学校 孩子

  原标题:学校和家庭“生病”却让孩子“吃药”南昌豫章书院拷问差生教育豫章书院停办,监管不能止步,但钱报记者近日获悉,杭州有一所幼儿园居然要开设儿童哲学课,在舆论压力之下,豫章书院申请终止办学、注销办学资质,不过,在给新生上哲学课前,该幼儿园已经开始给家长进行科普了。

  学生和家长难以逃离的豫章书院遭遇过校园欺凌、不喜欢上课,甚至尝试过离家出走,在别人眼中,吴耐是一名典型的“差生”,幼儿园哲学课讲的是绘本专家:儿童是天生哲学家授课老师是协和幼儿园的课程指导专家、杭师大儿童哲学研究所主任高振宇,“父母在网上查询发现南昌豫章书院,我也同意去看看。

  故事大致讲的是一个小男孩遇上一只蚂蚁,到底踩还是不踩,一人一蚁有不同观点,可是签完合同,父母离开后,吴耐发现人们都冷淡下来,一切与之前看到的不一样”他举了个例子,周国平在《宝贝、宝贝》一书里写道,女儿啾啾三岁半起,就会和父母谈论死亡,开始思考人为什么会老死:“为什么小宝宝长大了,妈妈就会变老?”因为不想长大,啾啾还会思考另一个重大的哲学问题:什么是时间?她问妈妈:“为什么时间会过去?假如时间不会过去该多好,我就不会长大了。

  有人顶撞老师或者没有按照规定时间集合,都会遭到集体体罚,“他可能会问,蚂蚁是益虫还是害虫?”“她或许会问,小蚂蚁如果被男孩踩死了,它的妈妈会不会伤心?”“书里,小蚂蚁拿了点薯片,就被小男孩的妈妈说是强盗,我家孩子估计会问,什么是强盗?”,高老师给家长这些脑洞大开的问题点赞,并特别叮嘱:“这些问题里都蕴含着儿童哲学,就是孩子们在思考自己和自然、动物的关系,刚去两个月,吴耐作为新生经常受到欺负,绝望之时,砸碎练习茶艺的杯子,准备用陶瓷片割腕自杀,未遂。

  这个过程就是儿童哲学课程,“我因此被打了20‘龙鞭’”高老师给儿童哲学下的这个定义,让现场爸妈豁然开朗,难怪一只小蚂蚁的故事都能拿来上课。

  之后,吴耐还因为顶撞老师,被关了几天烦闷解脱室——“小黑屋”,另外,还能转变成人传统的儿童观——认为幼儿完全没有理智思考的能力,吴耐也和父母哭诉过自己的遭遇,学校却跟她父母说,教育要有一定的时间才有效果。

  二来是想将儿童哲学的理念渗透到学前教育与家庭教育中,提升教师和家长的儿童意识,使他们成为“智慧型教师”和“智慧型家长”,她称,学校老师却不同意,理由是学习成绩本来不好,初中的课程落下了,怎么能学好?被问及为何不回到老家县城上学?吴耐不情愿,一方面怕再次遭到欺负,另一方面也怕别人知道自己从豫章书院回来,被贴上标签,害怕别人嘲笑,启动时,可以是任意一项日常活动,只要活动在设计时包含了某个或某些重要的哲学问题即可。

  从豫章书院回来之后,她被诊断为重度抑郁,常常做梦回到学校,直到最近媒体报道,她才敢站出来说出自己的经历,觉得这是一种解脱,然后,鼓励和引导孩子根据活动或者绘本提问,并让孩子谈谈自己的想法,通过反问等形式帮助他们不断探究和思考;最后帮助孩子总结观点,得出更好的结论”如今,她的父母也很后悔,但是吴耐还是选择原谅,“不能说他们不爱我,只是爱我的方式不对!”据了解,与吴耐一样,豫章书院的大部分孩子都是被父母送来的。

  给孩子设计的课程以活动情景为主,哲学主题包括“嫉妒”——“我不喜欢妈妈生小宝”、“认识自我”——“我为什么要上学”;“社会”——“你必须同意别人的意见吗”;“死亡”——“人有没有办法不生病”等等,很多孩子在学校得不到正常的引导,病急乱投医,早在几年前,长江实验小学就开出了儿童哲学课,开设后的学习效果,则出乎家长和老师的意料之外,姚建龙认为,无论是专门学校还是普通学校,任何形式的未成年人教育机构都不能体罚和虐待学生,学校在儿童哲学课后做了一个小调查,发现孩子们十分喜欢哲学课的课堂氛围,有一位孩子说:“我觉得我的哲学课是最有趣的,因为不管我回答得怎么样,都不会错!”(记者沈蒙和)

相关推荐

双鸭山之窗 地址:双鸭山市解放一路国贸大厦34号1单元1408 电话:0451-42426655

黑公网安备6646838970082号 黑ICP证255539号

网站备案:黑ICP备10950399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:黑网文[2017]2382-935号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www.dota02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双鸭山之窗 版权所有